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 美协 > 研究 > 正文
风行水上 自然成文
发布日期:2015-07-09 15:49:37        新闻来源:

 

——赵云龙的水彩世界                       

                     /于冠超

               

   

    当艺术作品摆脱了表面的繁华,变得越发质朴与纯粹便越接近艺术家的心灵与生命。赵云龙的水彩画对造型、色彩以及情境的追求,来自于生活和自然,并通过自己内心对自然、对生活、对生命的所有诠释和感受在画面上获得准确艺术形式的表达。创作者获得了真正的解放和自由,心灵便可以在宽广的自然空间中流动。

    中国水彩是源自西方的舶来品,但因其以水为调和剂便天生兼具了东方的艺术个性。于是艺术家在中西交融的意识和观念中,重新关照水彩艺术对美的追求。看赵云龙近期的作品,笔色酣畅,于形于意浸满情感成分,实现了外察与内省、光色与情趣的综合。

中国写意画创作强调行笔用墨书画同法甚至是写法为先,以写法为画法。赵云龙把这种东方绘画的特质融入水彩画创作,虽然纸与色不同于宣纸与墨的结合,但观其作品却似在画更是在用笔书写,作品《威尼斯》系列形色肆意洒脱、热情外露、不受常规约束,落笔之处皆举重若轻。画面上看似用了中国画中的勾勒和点染的笔法但与中国画相比却是道相近而技不同,笔笔都在探寻属于水彩画自己独立的语言。于是“写,不再作为应物象形的从属效果,而上升为突出的、自觉的、非常主动的审美需要”。落笔讲究、粗精杂糅、一气呵成、笔痕清晰可见,画境在水分情趣之后得以具现,在写诗画面的同时抒发了主观情感,画面虽不是处处精彩,偶露败笔却又毫不在乎,挥洒自如、洒脱直率。而如此灵巧丰富的运笔效果,其工具不过是一个刷子和一支毛笔,这与吴冠中先生的“一把板斧和一个绣花针”倒是异曲同工了。

    赵云龙沉浸于自然风景和生活风景之中,这样的画面内容与那些描绘社会转型期扭曲不安心态和情绪的形象和宏大的社会历史叙事题材相比似乎缺少了表达的力量以及符号个性和语言个性(当然他拥有自己的风格和语言),但他却带着激情和固执走在抒写生活的路上,在自己的一片天地间把主体创作意识通过个体与自然的不断对话、通过与现实生活的短兵相接将属于自己绘画的独立性显现出来。

    解读一个艺术家的世界,艺术家本人作为创作的主体是最深刻的注脚,赵云龙在解注自己的过程中实现了从自觉到自由的转变。具象和意象的形式表现在他那里各取所需。他用亮丽、典雅的色彩传递出心神的愉快和满足;用写意的手法带着单纯的心情走进自然和生活,并不知疲倦的创造着。作品的数量往往能反映创造者对自己创造能力的自信,赵云龙的勤奋让所有去他家看画的人感到惊讶,大大小小几十张一摞的作品摆满了书房,翻捡着这些纸板,仿佛进入了一个艺术家成长的时空隧道,搭乘了一个能穿梭于自然和现实之间的载体。

 

   

 20世纪90年代,各类画种利用照片进行艺术创作甚为风行,主流的水彩画家拼的更是精雕细琢的耐力。谈起那段时期的创作,赵云龙总要感慨自己得益于大学时期在鲁美雕塑系培养出来的造型功底,以及对家乡真挚而虔诚的感情,这让他在“特写”家乡的时候得心应手。这一时期他创作了一批以东北乡土风情为题材的作品,包括《机声隆隆》、《静冬》、《冬日》、《初春的阳光》等等。这批早期作品画面运用古典写实的创作手法,精细描画了生活中平常的景象,通过意匠的修养和法度表达了画面宁静深远的诗情。这批作品在众多大展中获奖,为赵云龙带来了很多荣誉也让他在水彩画坛站稳了脚跟。

    艺术总是在主流被一次次取代的同时前行,当我们以精细、写实作为主要评判标准的时候,便失去了探索画面深层表达的能力。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回过头去品味赵云龙早期的绘画,拂去表面的精雕细琢,发现的是他在谨守造型法度的同时,已经开始关注画面的经营与布局,最终使画面繁而不乱,既保持了水彩画本体语言亮丽、畅透的纯真性,同时最大限度地融入了西画语言结实丰厚的特点,将情、形、色融汇贯通,这一切成为其未来艺术发展的基石。

    是否以照片作为创作的素材其实没有高下之分,不过对于赵云龙这种性情中人是要依赖于从真实情境中获得印象的,北国原野苍茫宏大、粗犷彪悍的气质造就了东北风光自然形态的本身也塑造了赵云龙质朴、豪爽的性格,这一切又回馈给他的绘画更加富有力度的造型和强烈的情感表现力,创作手法的传统与僵化显然局限了他更高情感和意境的表达。如果说作品《初春的阳光》、《高原秋日》分获得第四、第五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金、银奖,是赵云龙早期绘画最好的总结,那么《古巷》作为评委作品参展第七届全国水彩(粉)画展,算得上是一个分水岭了,这张写生作品从画貌到语言的使用都有了较大的转变,抒写性的运笔和意象的形象代替了之前精细写实的对象刻画,阳光下的投影和处于背光景物的处理使整个画面形成较强的明暗反差,暗部刻画明确、丰富,变幻的色块、轻巧灵动的线条使画面错落有致跌宕起伏,平凡古巷的人文情怀和历史积淀在沉稳内敛的色调和丰富变化的运笔中传达出来。这段时期以后赵云龙明确了一种创作方法,使他能完全放开自己的手、眼去描绘自然风光美质的方法,这种方法就是写生。

 

 

写生显然不是一个新名词,水彩画本身便是由写生地形景物画发展而来,并且中国画家自古以来就有“师法自然”的传统。一直以来学院教学都会安排写生课程。但在上世纪末,写生与创作是被截然分开的,那是一个强调形式、观念,写生已然在创作中即将跌入谷底的时期,赵云龙的这种转变是突然的。他完全放弃了依靠照片“创作”的模式,带领学生开始天南地北的风景写生,创作与写生变成了同一件事情。用赵云龙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写生,让我抛弃了那种让人们习惯了的静态的美,把美从单一和静止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写生让赵云龙艺术前进的步伐加快了,本世纪初开始,他潜心的研究着属于水彩画自己的形式语言,同时用一颗虔诚的心开始了与自然的对话。他的画作开始让人能凝观画面中深层的东西,而不是依靠过多对客观景物精紧的描绘而使人的眼睛停留在画的表面打转,自然的把美的视觉移入人的内心世界,达到物我混融的东方绘画意境,使美的关照超越视觉效果达到心灵与自然的相通与和谐。

 赵云龙喜欢写生的现场感,喜欢将画面一气呵成,概括肯定、胸有成竹、笔到形意,一笔落下形色具备,既讲究了画面的形式格局又摆脱了由于设色不足造成的纤弱缥缈之感。大自然瞬息万变,能把当时的感觉记录下来、叙述出来、传递出来,这需要艺术家的主体心灵在场,这样的画面才能浑然天成。叙述性,一个层面是指叙述场景在时间状态下的延续,另一个层面则是指叙述艺术家的心灵在场性,因为只有心灵在场才能完成与自然的对话。作为创作主体,思想意识的提高使赵云龙水彩画艺术得以发展,在越来越强调水彩创作要发展个体绘画语言的今天,赵云龙汲取各门学科之营养加以汇集,使之不是简单的杂凑,而是融会贯通集其大成。

 赵云龙经常感叹“人的感觉很难完全把握自然所创造的美和和谐秩序”如何将写意的画面中理性的东西得到清晰的直观表达,便成了一段时期他在画面上需要更加深入探索的问题,进入2003年之后,他的画幅变得很小,很多画小到只有巴掌大。《徽州写生》系列和《海岛》写生系列作品内容多是面对同一场景在不同角度和不同的时间状态下作画,他甚至会为了一幅表述不清的画面第二年又重回故地苦苦寻找当时那个场景。这一切的修炼似乎回归到了原点,但正是这种最原始、最朴素的状态使他能够在新的艺术表现与意识层面上重新启程。随着绘画技巧的成熟与发展、情感与精神追求的升级,精心意匠的画面处处流淌着自省的智慧,那些小画创造性构思的表现异常充分,小中见大。现在看来,正是这种对绘画性的关注成为了其画面形式语言系统成长的基点,于是欣赏他近期的风景作品,如《威尼斯印象》更觉爽快、亲近同时充满理性的秩序,画面形式单纯、强烈、鲜明、以少胜多,色彩率直大方、灿烂典丽、流畅自如,画风乐观明朗、清新自然。那些巧妙的、感觉灵敏的线、形和色块使画面形式语言的运用达到了极致,同时也延续了写实主义本质上反映现实生活的态度。体现了赵云龙因对艺术非凡的感受力而实现的对自然和生活之博爱、豁达的深刻表达。

    对生活的观照和感悟赋予了他强烈的情感去表现,从与创造艺术到抒写自然。从画面上讲,赵云龙完成了从写实向写意的转变。二十年的水彩画创作,这个源于西方却拥有着东方神采的画种让赵云龙更深刻地开始理解东方绘画的精髓,也使赵云龙以往的学习经历所塑造的知识结构和意识观念得到了完美的补充,他的画面兼具了抒写性、绘画性、叙事性等中西并包、广採博取的特质,正是这种把握,使水彩画在东方发展和存在的空间被拓宽,同时他个性化的艺术观点也得以确立

 

   

   在赵云龙众多的风景画作品中间有一批人物写生作品,所画对象除了身边亲友和学生,还有就是各行业的工人形象,画幅不多,却能看得出他深情于此类人群。《造船工》写生了一位船厂工人在小憩,因为过于疲乏而歪倒在椅子上睡着了,画面是大面积的单色铺排,但简单的画面却有一种苦涩与深沉的情感游走于上。赵云龙说这幅画其实并没画完,因为当时在船厂采风偶然发现这个场景,深有感触,铺开纸挥笔就画,可还不到十分钟就响起了开工的铃声,那铃声很刺耳,当画者回过神来,面前已是人去椅空……

    情感的力量使这半幅画具有了未完成的完整性。工人家庭出身的赵云龙比任何人都了解繁重劳动中的工人,并能发现他们平凡中的光彩,简单画面中流露的沉重力量让观者感受到了他人性的温暖与关照,更透出他生命的本色和高大的情感。

    热情的人不喜欢没有温度的事物,就像赵云龙不喜欢空荡的工作室,画画在他那里是轻松自在而生活化的事情不是工作室里的制造品,画画不是孤立的创作艺术品,而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与他生命存在的每一部分都互相渗透,无法分割也没有必要去分割,所以除了外出写生和课堂教学,赵云龙会在家里画画和接待他谈画的朋友们。北方人性格中那份豪爽直率与热情在赵云龙身上表现得一览无余,到他家的访客众多,但无论长幼都能感受到他默契的热情以及他因爽朗而略显童稚,但却充实的人格精神。

    瓦西里·康丁斯基说:“创造一幅作品如同创造一个世界”因为在画中我们能看到创作者十分明确的人生态度和生存状态。身处当代画坛的赵云龙无意去表现那些时髦的人性话题和重大的社会历史题材,事实上,时下世人的文化对话是多元的,感悟生活才是对生命和时代健康的理解。风景也好工人也罢,都是他生活的全部诗意与实质,承载的是他特定的生命感受和情感体验。赵云龙的水彩艺术从生活中走来,用直接的陈述方式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纯朴而亮丽的自然之门,透过这扇门我们见到的是他的爽朗豪兴与返璞归真的明净。

关闭
内部美女12生肖图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