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美协 > 研究 > 正文
试论沈尧伊视觉艺术的历史纪实
发布日期:2015-07-16 14:33:06        新闻来源:

安健锋

 

 

 

内容摘要:

          为更好地探究沈尧伊的“长征”,探究沈尧伊执着地进行以表现宏大历史叙事为主题的长征历史画创作根本原因。为此,本文将从相关五个方面:沈尧伊主题绘画形成的背景,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的内涵,其同一样进行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在历史观上的差异、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与当下思潮的反差、其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发展空间的思考,来对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特别是对其视觉艺术的历史纪实进行尽量客观性、深入细致性、综合性的探讨、研究和论述。

关键词:主题性创作;现实主义;“长征”主题;真实;忽略;当代艺术;

                                     


   

 

现为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主任的沈尧伊是我国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中国历史画创作方面,具有一定影响的知名历史画画家;他所创作具有历史纪实性、民俗真实性和艺术性的长征革命历史画画作,凭借着大气磅礴的巨幅情景画面,在震撼着观者心灵,引起观者感官共鸣的同时,更是以趋近或超越真实的绘画视觉语言使观者仿佛置身于那个充满英雄毅曲壮歌、追求共产主义革命理想的红军长征时代。以文字无法表怀而又更为直观易懂的视觉方式,表现了红军历时两年的艰苦长征岁月,从而在中国现代历史画创作领域,开创出具有客观纪实性长征题材的绘画经典。

                    

一、沈尧伊主题绘画形成的背景

               

(一) 主题绘画形成的历史背景

    1、上海童年时期(1943—1953年)

    这正是抗战、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抗战时期,由于日本侵略者在华展开侵略和实施暴行,为此,当时中国人民展开了抗日救亡运动。在美术界,爱国的版画家们纷纷以画作开展抗战宣传。在武汉,以力群、罗工柳、胡一川等为核心的版画家成立了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1942年,毛泽东提出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致此,很多画家都受到此次讲话精神的影响,开始创作表现革命领袖、革命英雄、抗日英雄类的革命历史画。1950年初,国家在南京成立革命历史画创作委员会。

2、在央美附中和央美学习时期(1953—1966年)

经济方面,1958年,由于新中国在国家经济建设经验上的不足,导致我国出现了大跃进等负面经济状况,加上随后的三年自然灾害,终使我国经济陷入困境。文化方面,1955年,马克西莫夫来华创办具有苏派现实主义绘画风格的马克西莫夫油训班。1956年,毛泽东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19616月,中国革命历史画创作座谈会在京召开。

3、“文革”时期(1966—1976年)

该时期的文艺导向主要是颂扬革命政治领袖、革命历史事迹。在当时,绘画作品要以红色现实主义为主。这个时期体现色调的“红光亮”、形象的“高大全”等文革时期美术的特征。

4、改革开放以后(1976年—今)

自改革开放以后,主题绘画创作已不占主流之势,历史画题材逐步减少,创作的多元性、多向性开始逐步打开。2006年,由国家文化部和财政部联合主持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正式启动。

                       

(二)沈尧伊主题绘画的形成

1、 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书时期的主题性绘画

   1961年,沈尧伊考入央美“李桦插图工作室”。期间,李桦先生对其版画创作、主题性

绘画创作影响颇多。另外,曾在马克西莫夫油训班受训、受到苏式写实主义绘画影响颇深的靳尚谊和冯法祀当时在央美都分别教过沈尧伊素描和油画。在历史画创作上,两位先生对沈尧伊历史画创作观念影响很大。在当时由于正开展大跃进、四清运动,使沈尧伊时常停下绘画学习,被学校派去在大街墙壁上画相关题材的宣传画,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他在学校的绘画学习,但实际上却锻炼了他的写实主义绘画创作基本功,加上他较早地接触到政治运动,这样就使得他的艺术创作思想更加倾向于主题性创作,加速了他进入该项创作角色的时间。

2、 “文革”时期沈尧伊的主题性绘画

  文革”的艺术对早期尚不成熟沈尧伊的创作造成了一定影响。在“文革”晚期,随着沈尧伊在主题性历史绘画创作中不断积累、深化和拓展,此时他已经能够冷静和清醒地意识到“文革”早期自身在主题绘画创作上的欠缺。在他看来,诸如,以1966年木刻版画《跟随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为代表的这些早期作品,只能算是表述“文革”历史的当代宣传画。从1975年起,他开始去创作真正表现一定客观史实的革命历史画作。不久,画作《而今迈步从头越》、《革命理想高于天》便在画家笔下诞生,标志着他已从简单的主题性绘画转型为具有一定客观真实情境的历史画创作道路上来。

3、 改革开放三十年沈尧伊的主题性绘画

   1966年,沈尧伊在下放河北宣化部队编辑团史期间,发现了“长征”主题,找到了用历史画来表现长征具体事件和客观历史情景的主题绘画创作途径;加之改革开放后进行长征革命历史画创作客观条件的一一满足,比如说国家允许历史档案开放、还有仍健在的老红军可以述说出红军长征史实,能够论证沈尧伊长征历史画中事件、人物和事物的真实;最终使得沈尧伊开始断然进行大刀阔斧式的长征系列革命历史画创作,这一主题历史画创作专项的确立,标志着沈尧伊已将主题绘画创作真正地转向于历史画创作。

                 
                              
 
二、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的内涵

 

   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可通俗理解为革命现实主义的历史画主题绘画创作观。该创作观念从宏观来说可总结归纳为坚持现实主义绘画创作方法,对革命题材历史画、特别对长征历史题材所进行的艺术执着追求。因此,他的历史画创作都要围绕历史真实展开。沈尧伊之所以能够形成独立、成熟、科学的现实主义的革命历史画创作观念,首先来说主要得益于在历史画创作构思上对长征题材的综合深入研究。基于对艺术、对历史的负责,出于自身认真严谨性格的使然,沈尧伊在进行长征题材历史画创作构思时,先期进行了大量有关长征题材文字文献、视觉文献的收集和深入研究,使得沈尧伊对革命历史画主题创作有了一个更高层次的观念认识,在此基础上很好地充实了其历史画绘画创作观的内涵,那就是在现实主义创作前提下,历史画创作要能够做到反映历史的真实、要以文字记录的客观史实为依据,根据当年会议纪要、报纸、书籍和文章、在世老红军访谈记录作为长征历史画的创作依据,要明晰和运用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彼得·伯克在《图像证史》当中所提到以图证史的理念,以视觉文献中的黑白电影、黑白照片作为创作辅助对比参照,不能轻易篡改史实、架空、虚构历史,正如沈尧伊自己所说:“嘲弄历史,必被历史所嘲弄。”;历史画的历史真实性在整体创作中必须是第一位。个人要明白历史,要能够考证、理解历史,理性地感受和感知历史,历史画要有文献性和审美性,知道历史是一个多面体,历史是由多个面组合而来的,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反映面。只有明晰历史,才能画好历史画。其次,得益于通过运用历史画把红军长征过程当中各个重要历史节点进行视觉艺术的历史纪实同时,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所获得对长征精神、长征历史画绘画创作艺术情感的日益感悟、积淀、升华。在沈尧伊看来,历史画宏观整体创作在保证客观历史纪实的同时,历史画所反映的内容、画中的人物(注:神情、服饰、动态。)、场景布置、乃至于一个非常微小的物件在艺术的创作手法表现下都要尽全力做到客观还原历史情境、尽量做到历史的真实。在长达近40年的长征历史画创作和研究中,沈尧伊创作了大量有关长征重要历史节点的历史画作品,这些画作都蕴含和体现着沈尧伊对此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念的内涵。比如说:黑白历史连环画《地球的红飘带》(1988-1993年)、油画《遵义会议》(1994-1997年)、1997年的《周恩来、邓颖超在草地》、2004年油画《此路通向腊子口》(甘南·白龙江)、2004年油画《离天三尺三》(注:贵州板桥镇。)油画《湘江之战》(2007-2008)、油画《娄山关大捷》(2007-2008)2008年木刻肖像版画组画《出席遵义会议的代表们》、2010年《大渡河十七勇士》、2011年油画《飞夺泸定桥》、2011年油画《彝海结盟》等都是如此,近40年对长征历史画的研究与创作、近40年所受长征精神和英雄史歌的熏染,为沈尧伊在内心深处树立起用现实主义绘画表现长征史实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成为了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念当中非常重要不可缺失的内涵。在这些画作当中,历史油画《遵义会议》对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影响颇为突出。油画《遵义会议》创作于1994年至1997年初,共历时3年,尺寸为185cm×500cm,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该画在中国近现代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美术史、中国油画史、中西比较美术研究上具有很高的地位和意义,从艺术角度上,填补了红军长征时期在遵义会议上没有照片和任何视觉图像留存上的空白,标志着沈尧伊在现实主义绘画前提下,从历史连环画、版画领域正式迈向油画领域进行创作和研究长征历史画的成功转型;标志着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的进一步成熟和完善。油画《遵义会议》准确而深刻地刻画了参加遵义会议的20位党和红军领导人的形象,画面上无论人物的神情服饰、场景布置,还是大小物象,都交待的十分客观、真实、细致而又妥当,充分说明了沈尧伊在历史画绘画创作观上的严谨、认真、深入而又负责的艺术态度。在沈尧伊看来,用油画视觉艺术语言来填补遵义会议这一纪实历史视觉图像的空白,这是他的使命、责任和义务;如果不能把以《遵义会议》为代表、继承了长征精神的这些历史画传给后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失职。他认为,画家进行历史画创作就要敢于和历史的客观真实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对接,就要像创作表现历史油画《遵义会议》一样,哪怕画中场景人物毛主席手中所攥一个小小烟盒物件的出处都要查清、都要客观、都要细致、都要真实。在他看来,历史油画《遵义会议》综合集中体现了其在现实主义历史画创作中所常提及的核心内涵观念。另外,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最为重要的一点则得益于为画好长征历史画,自己至少五次重走长征路,涉身处地、冒着生命危险对当年的历史发生地和当时的人文地理环境所进行更为深层次的历史感受和艺术感悟。针对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而言,画家要想画好历史画、长征历史画,自身能够把对长征历史所产生充实而又浓烈的感受更好地展现在画面上,就必须要重视和进行相关的艺术写生考察,充分了解好当地生态自然环境和当地民俗,必须重温当年红军长征路线,比如说长征路上的爬雪山过草地,自身也得有相应的经历,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获得更为至纯地对红军艰苦长征路的精神体验、感受和深度思考,否则你的画面将无法显现更为深层次的视觉内容、无法寄托更多的画家个人情感。作为历史画家,要想画好长征、真实、客观的将长征、将那段历史以纪实的方式,历史情景再现出来,就必须将自身尽最大可能的客观还原到当时的长征岁月当中,接触到红军长征物质和精神意志上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最终,才可能获得对长征、长征历史、乃至长征精神的真实体悟,得到一个全新认识,从而创作好长征历史画。这是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当中非常重要的关键内涵。在沈尧伊看来,红军当年的长征、所走过的道路是异常艰苦的,充满着危险和艰辛,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环境恶变和敌人的堵截追击,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危险,爬雪山如此、过草地亦是如此。沈尧伊在1990年爬过大雪山夹金山后曾颇有体味,对他而言,他是在雪山天气不错、自身吃饱穿暖喝足、穿着防寒衣服、藏族向导帮拿着行李带道、自身轻装一身的情况下,耗用13小时才翻过去的;而当年红军则衣服单薄、没有吃的,大雪山环境又突变恶劣、空气稀薄、异常寒冷,又没有向导来领道,无法规避大雪山上满山到处都是上面一层浮雪、下面却是置人于死地的大雪坑,可以说红军在长征路途之上是历经重重艰险、重重磨练的。沈尧伊对此曾回忆感慨说:“当年的气候、地理、环境是什么样的,现在是什么样,当时贵州的瘴气啊、都有的。那时红军过的草地都是泥泞的,水都是有毒的。红军的衣服都是单薄的,身上又没有吃的,饿着肚子过草地。当时我过夹金山的时候,还是晴天没风,有吃有喝,还有向导拿着行李,那还得走十步歇一会儿,空气又稀薄。红军那时什么都没有,红军过夹金山死很多人啊。”近40年的对长征和长征历史画的创作和研究,使得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念非常的丰富多元而又广度深蕴,在沈尧伊看来,两年的红军长征,时间虽为短暂,但却铸就了二十世纪人类史上最为雄壮可歌、让人深刻于心的历史事件之一,是中国革命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对于长征、对于那段充满革命奇迹的革命史歌,人们不应忘去,忘去就意味着背叛过去、忘去了历史、忘记了民族精神、忘记了自身现在安定美好生活的由来。对于沈尧伊来说,进行长征革命历史画创作既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执着艺术追求,又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历史所给予的任务。

          

    三、 沈尧伊和其他进行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在历史观上的差异

 

沈尧伊虽然说从表现上来看和其他进行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一样,都是在进行革命历史画创作活动;但实际上,他们历史画绘画创作观是存有很多不同之处的。首先来说,双方差异可体现在沈尧伊历史观中对革命历史画的专一历史题材选用和画作视觉表现的现实主义真实性,尽量尊重和保证画作所现历史内容、场景物象的原汁原味。在沈尧伊看来,革命历史画、特别是长征历史画在艺术创作标准的要求是必须要做到真实、客观、纪实、可信、可考,历史画要有艺术审美性、生活性、史诗性,要求画面各方人物、事物、场景、环境的组织和构想都必须建立在大量真实、客观、可信、可考的史料文献基础之上,不能随意篡改、架空和虚构历史史实,要求坚持历史、坚持历史的真实。虽然说,沈尧伊近四十年间创作了不少革命历史画作品,方方面面的革命历史题材均有一定涉及,但他主观想要集中进行绘画视觉表现的革命历史题材门类却是十分单纯、单一定向的,那就是选择长征革命历史题材,用绘画视觉形式和手段来专门表现真实客观、原汁原味的长征历史,尽量尊重和客观反映历史的真实。事实上,很多进行过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都画过革命历史画、都画过长征,比如说,1950年董希文曾画的《抢占大渡河》、靳尚谊先生在1964年曾创作长征油画《踏遍青山》、1950年王式廓曾画的《井冈山会师》、冯法祀1950年曾画的《越过夹金山》等,在这些画家当中,他们都画过历史画、很多还画过长征、有些画作还能体现出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但是要说像沈尧伊一样尽量从客观角度坚持历史画画作在题材内容表现、画面所现人物场景物象都要达到或趋近于历史真实、尊重历史事实、体现现实主义至高绘画精神的画家,恐怕并不是太多,这是两者差异的最大不同;很多画家在画长征历史画的同时,还画过其它历史画。其次,双方差异可体现在对长征革命历史画的艺术追求精神和研究态度。在众多进行过革命历史画、长征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当中,要说像沈尧伊一样把长征历史画当做唯一向上、很纯的爱好、热爱和艺术追求的,用一生去创作它、去表现它、在多元绘画领域去专项研究它、用文章去书写它和揣摩它、用几十年大量个人或集体画展和艺术讲座去展示、宣扬它的画家,恐怕是没有的,亦是达不到、不存在的,这可以说对沈尧伊本人和其历史画绘画创作观来说是独一份的。再者,双方差异可体现在对革命历史画创作目的的不同认识。在沈尧伊绘画历史观中,其对革命历史画创作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恒久表现长征、用艺术的视觉方式纪实长征历史、表现红军长征精神,教育和唤醒世人奋发拼搏上进意识和对民族崛起的自信精神;这一点和其他画家在进行多元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目的和宗旨不同,具有很强专纯性和主动性。还有,双方差异还可体现在对革命历史画创作标准的认知上。在沈尧伊看来,他所画的革命历史画、特别是长征历史画,在艺术创作标准上一定要能纪实和表现客观历史,画中所现一切要经得起推敲和考证,要尽可能填补画作所表现的历史题材时期视觉图像上的缺失,要体现最接近历史的是艺术,这一创作理念。沈尧伊的这种绘画创作标准的认知正是其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念中所特有的,该点亦正是和其他进行历史题材创作的画家历史观上主要不同之处。

 

 四、 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与当下思潮的反差

 

随着改革开放在我国深入和发展,中国当下艺术开始更多的走向多元化。在这种情况下,沈尧伊依然以一种冷静、理性、客观的态度看待当下艺术思潮在中国的发展,依然保持原有的创作节奏,继续进行着以现实主义为宗旨、尊重现实主义道路的主旋律艺术创作,响应着胡锦涛同志于201122日在全国文联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上所倡导的文艺工作者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响时代前进号角,创作生产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优秀作品的党中央号召,进行着长征系列历史画、他所喜欢和反映自身生活情趣的风景画、风俗画的绘画创作,从中可以看出现今沈尧伊成熟绘画历史观所具备的艺术特性,即:坚持和弘扬国家倡导艺术创作精神的主旋律、秉持固有艺术传统,具有经典性和永恒性,在艺术追求上具有进取性和突破性,他对待艺术创作的质朴严谨和责任、使命等等特性、坚持现实主义,其实已和现代当下艺术思潮形成了差异。首先,对沈尧伊来说,其多年跋山涉水、不顾身体安危的进行历史画、革命历史画、长征历史画创作,就是发自于内心真诚、很纯的喜欢和热爱,打心底的想要把长征历史画画好、研究好、能够有所突破,对于画作的商品价值,沈尧伊本人对此没有什么概念。沈尧伊的这种绘画价值观念和当下思潮中某些画家对于艺术作品商品性的过于看重、对艺术追求和艺术创作的多变性、跟风性,可以说形成了强烈对比。再者,他希望在绘画上能留住一块净土,能够将固有的传统现实主义绘画艺术能够传承下去,更好地弘扬国家所提倡的绘画艺术创作主旋律,沈尧伊的这种观念同现代当下思潮所强调不断探索和创新的实验性形成了很大程度上的对比。还有,沈尧伊对待艺术、艺术创作、对待长征历史画创作、对待历史画创作、对待现实主义绘画创作的认真、严谨、凝重的态度特性,这和当下艺术思潮特性中所显现充满自由、时尚、阳光、轻逸的休闲性形成了鲜明对比。

 

  五、 沈尧伊历史画绘画创作观发展空间的思考

 

从当下视角来看,沈尧伊在不同历史时期创作的主题绘画和历史画,由于年龄、阅历、经验、积淀、历史发展阶段、政治和文艺政策的不同,存在着不同的局限。同理,各个时期

的沈尧伊在看待同一问题,比如说“文革”美术、当代艺术、长征,肯定亦存在着不同声音和不同观点,这是必然的。这从沈尧伊各期的作品、文章、讲座和访谈中都可以看到。例如说长征和长征精神,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沈尧伊对其主要是喜欢、崇拜、折服和宣扬,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沈尧伊主要开始反思和考证,但是到了21世纪现今,沈尧伊对此就提出了新长征和新长征精神,成为了一种形式和内容上的升华。由于受到时空的局限,他不可能穿越时空,回到1936年切实感受长征、明晰长征的一切。这就使得沈尧伊存在着对长征真实历史在不同时间段的感悟和认知的不足,这种不足是历史时空所限、不可改变的,但这不能求全苛责于他。

在历史观业已完善和升华的沈尧伊看来,现今革命历史画虽说在现在和未来,其创作发展还将受到历史时代的制约,无法像黑白照片那样,真正真实客观地百分百将史实记录下来,但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作为永恒经典的革命历史画是可以趋近或凌驾于真实历史之上的,观众还是对其相当喜欢和认同的;对此,沈尧伊对未来长征历史画能有一个良好的创作发展空间充满了自信,他相信自身在未来会将革命历史画创作和研究进行的更加深入通透。在思考长征历史画时,在他看来,长征历史画具备革命历史画一切优势特质,是可以作为经典创作传承和发展,再创辉煌。

 

                                                                     结语

  

   以传统写实主义绘画为己任的沈尧伊,作为一位几十年如一日在版画、连环画、油画领域对长征历史画进行创作和研究的美术家,其在长久的历史画创作中运用绘画视觉语言补充了当年革命历史在视觉图像上的一定缺失,一定程度上客观纪录还原了史实。虽然说,保持一定艺术传统的沈尧伊的历史画和其主题绘画创作观念在现今众多艺术思潮、现象中有可能会被逐渐覆盖、淡漠、忽略,但他对艺术的纯真、朴实以及执著追求却依然影响于画坛,这种能量相信会给其他包括当代艺术在内的艺术思潮和现象带来一定的自我反思。现今,为能够更加深层次地展现自身视觉艺术的历史纪实,为历史画创作价值观能有更好的完善和升华,在新的一年里,沈尧伊又一次将身心全部投入到《大渡河》等一批绘画作品的创作当中,希望在看到这批新作能够继续填补长征历史和长征视觉图像空白的同时,我们又可以看到沈尧伊为自身视觉艺术的历史纪实所做出新的耕耘和努力。

关闭
内部美女12生肖图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