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您当前的位置: 美协 > 评论 > 正文
不熄的火塘
发布日期:2017-02-06 10:34:14        新闻来源:
《大山的呼唤·鄂伦春人部落迁徙》 国画 刘文华
 

人生如旅,每个人都在路上。

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在这生命延伸的路上,我不时把乡土、生命和时代的风采收在行囊里。我打小儿爱画画,并对乡土民俗有兴趣和感觉。“其实人生天性的种籽,早已在童年的故土里发芽”。故而,想做民俗乡土学问,画民俗乡土的作品,所以早给自己定位做个乡土文化人。

民俗风情,就是人们常说的“风俗”。她是一面镜子可反照历史,又是一个窗口可洞察社会。一个民族的民俗风情,承截着一个民族历史传统乡土文化和心理素质,是一个国家民族大众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本源文化,是民族深层次的文化积淀,是民族的魂和根。

我跋涉着,追寻那故土文化神采,用画笔和方言讲述一个个乡土故事……回首数以千计速写和创作如同看到了自己走过的一串串足迹。

二十多年前,我为大型壁画《北国风情》(人民大会堂黑龙江厅)收集创作素材开始接触到鄂伦春这个独特神奇的民族。鄂伦春族是我国人口最少的四小民族之一11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的少数民族之一“北半球渔猎民族的活化石”,生活在绵延数千里的大小兴安岭地区

那时起,我在不知不觉中从乡间的小路走进更深远的大森林,走进鄂伦春人的部落……在郁郁葱葱的大森林中,一排“仙人柱”依山傍水鸟语花香中散发着一种神奇的光彩几匹猎马悠闲地在那切切私语。仙人柱前篝火燃烧火焰跳动,四周围坐着一群从远古走来的鄂伦春人。

兴安岭上的猎神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呀一匹烈马一呀一杆枪

獐狍野鹿漫山遍野打也打不尽……

这首民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传遍祖国大江南北。描绘的就是勤劳勇敢、崇尚自然的鄂伦春民族鄂伦春人居无定处,兽肉为食兽皮为衣世代游猎于大小兴安岭,被誉为“兴安岭上的猎神”。

狩猎支撑着鄂伦春的灵魂,塑造了鄂伦春人的性格,创造了与之相关的鄂伦春文化。张林刚所著《兴安猎神》是这样描述鄂伦春猎人狩猎的“夏季缓缓展开的绿色苍莽山河图,拉响了一年狩猎的序幕。猎手‘莫日根’身背猎枪,骑着骏马,带领猎犬吹响了出猎的号角。避开草高的秋季,终于奏响了冬季惊心动魄狩猎的主旋律;惊慌失措的猛兽,穷追不舍的猎犬,汗气腾腾的猎马,沉着冷静的猎人;嘶吼声、马蹄声、犬吠声与茫茫雪原,仿佛汇成一支大军,无限广阔地拓展开来。‘砰!’‘莫日根’的枪声奏出了胜利的音符,收获的喜悦酣畅淋漓!就地安营扎寨,生火、支锅,鲜嫩的美味在锅中翻滚,肉香、酒香让寒冷寂静的山林热血沸腾。”

     无处不在的“白那查”山神

在鄂伦春人看来,自然神灵就是所处自然环境一部分,是自然力的主宰者“白那查”是鄂伦春猎人最崇拜的山神,是无处无时不在的。山里所有猎物都来自于山神的赐予,因此打猎前要供祭磕头狩猎期间,每逢饮酒吃饭,也要先用手指蘸酒向上弹三下,或将酒碗高举过头顶绕几圈,祷告“白那查”多赏赐猎物,之后才可以饮酒吃饭。

供奉的“白那查”神像一般是在狩猎过程中随时制作。狩猎前,猎人来到僻静处,选一棵较粗的树,在树杆朝阳面离地面五十厘米以上,一百厘米以下的位置,一边轻声祈祷,一边用斧子轻轻地削去树皮,然后在上面用木炭画上眼睛鼻子和嘴巴,一般是个老者模样。涂画好后,猎人们捡点柳树条摆在神像前,用点燃的香草熏一熏,然后磕头祷告,祈求“白那查”保佑。

永不熄灭的火塘

远古鄂伦春人崇拜火火神常年不灭的火塘延续着鄂伦春人的崇火习俗。火不仅给他们带来光明,带来温暖,而且可以驱逐野兽,保护鄂伦春人自的生命安全。

火光中慈祥可亲、善良温柔老妇人是火神最初的形象。类似西方女神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在闪动的火焰中,火神的形象逐渐演变为一位驱寒化冻、拯救族人的红发老人。她的变化代表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时代变迁。

敖长福所著的《遥远的白桦林》是这样描述鄂伦春人的婚礼中对火的敬祀“‘仙人柱’前燃起篝火,大家轮着桦皮碗里用珍贵的兽皮换回的掺水的白酒,尽情地喝……木昆达(同姓族人首领)老人,把盛满酒的桦皮碗双手举过头顶,围着篝火转了一圈,从高处一滴一滴把酒洒在火堆上,霎时,篝火闪出蓝蓝的火苗,升腾旋转着蹿到空中。他弯下腰,从桦皮盆里又抓起狍肉,口里还叨咕着什么,一块一块地撕下扔到火堆上,额乎兰、德乎兰的歌声,伴着古老的口弦琴,传到苍茫的夜空和黑暗中的白桦林。

鄂伦春族有语言,没文字文化传承靠口头文学——“摩苏昆”。

“老人不说古,后人离了谱”是鄂伦春人从远古就有的民谚。他们将本民族的传说、神话、习俗和信仰,通过“摩苏昆”民歌、说唱、叙事歌等形式,围坐在篝火旁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可以想象到:在“乌力楞”(同父子孙)迁徙到新地搭起“仙人柱”之后“莫日根”狩猎归来月亮升起之时,男女老少用火种燃起篝火,围坐火塘老者神采飞扬唱诵着“摩苏昆”……神话在火焰升腾传说在岭上飘荡,传承着鄂伦春人的智慧与勇敢,穿透逝去的光阴,守护着狩猎文化。这是心灵的火焰,照亮鄂伦春民族的动人的画卷。

远古的部落迁徙

兴安岭郁郁葱葱的林海是鄂伦春人世代居住的家乡他们常年游猎在山岗过着逐兽而迁徙的生活迁徙生活是鄂伦春游猎文化中最典型、最具有特色的场景是鄂伦春游猎民族史诗般的历史画卷。我勾画了一系列表现鄂伦春游猎文化的创作草图,其中“迁徙”是一个大的构制。

几年前,我为了创作这些作品,多次鄂伦春族聚集地创作采风曾先后到过内蒙古的阿里河,大兴安岭漠河、塔河、十八站,黑河新兴和新生等地,探访、寻觅鄂伦春族多彩的民俗风情和狩猎文化图卷。然而,鄂伦春人下山定居已六十年,早已告别了马背上的生活遗落先祖的生活意韵民俗文化的神韵风采……现在们能接触到仅是记忆片断,书刊的叙述,遗存于小型博物馆的生活这些年,的采风之旅,就是为鄂伦春寻找失落家园,追忆远逝部落的跋涉

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小民族与大民族同化,大民族与世界同化各民族民俗文化也日渐失去了栖息地,令人痛心!

去年,我用“迁徙”创作构图申报了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并最终定名为《大山的呼唤·鄂伦春部落迁徙》。为了创作这件作品,我电视台编导、摄像和摄影家一同黑河新生鄂伦春族乡,搜集创作素材。我们找来几位猎人,为我们重现挑篝火、煮狍肉,背枪骑马、爬冰卧雪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图像资料……

此行,我们结识了吴楠,并成为了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交流很多。面对鄂伦春族独特生活方式走向尽头的现状,他用几年时间采访本族多位老人,写下了十二万字,记述了鄂伦春族民俗风情历史文化的故事。他将这些原始素材提供给热爱鄂伦春文化的人,写成文学脚本,拍个纪实片,并配以鄂语、汉语和英语三种语言,留给社会和未来。我听他说完激动地叫了起来“这是多好的想法

鄂伦春就是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亟待保护忽然我意识到这个民族的火塘,吴楠我们这些文化艺术工作者就是添柴人,用文字和图像传承文化的火种。

我要尽最大努力完成好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创作任务,让古老的鄂伦春游猎文化以绘画的图式留给后人,留给历史。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返回途中,我带回了猎人的十二万文字,也带回了他的希望:鄂伦春——不熄的火塘。

 
 
关闭
内部美女12生肖图2期